【原创】醒来

装作自己还在写东西的样子orz

我自己也记不清这些梦境是从何开始的了。
我在现实中睡去,又在梦境中醒来。乳白色的柔和的光芒,空荡荡的白色房间。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我走出房间。外面是同样空荡荡的走廊,四周的寂静充满了不真实感,但赤裸的脚掌却感受到了地板真实的可怕的凉意。我就这样走着,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走了多远,直到远方隐隐传来喧闹声。有个戴着口罩的男人从走廊那头向我跑来。我一阵头晕目眩,仿佛正在坠落、坠落,渐渐失去意识... ...
“她醒了,她醒了... ...”喧闹声渐渐清晰。下一秒,我满身冷汗地在自己的家中醒来。

这样的梦境困扰了我很久。每次都是这...

要是再吃不到狼门血影相关投喂的话
我就...
...就...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把这个脑洞写成all叉的日常甜饼🌚

非常非常想吃狼门血影的Dylan/Nick这对儿cp
太冷太好吃了
理直气壮占tag(并不) 跪求太太们投喂啊😭

【冬叉】香蕉船是怎样诞生的(污!)

天气太热。

叉骨想吃香蕉船了。

可是叉骨又不想从床上爬起来——腰疼,昨晚小混蛋的电动打桩机功率太高了。

于是——

“小混蛋!过来过来~你会做香蕉船么?”

冬兵瞪着无辜的大眼睛。

三秒过后,就当叉骨决定再一次放弃自己的梦想时,冬兵慢吞吞的答道:“你是指有好几个冰激凌球的那个?”

叉骨猛点头:“对对对!”

冬兵嗯了一声,转身进了厨房,留下满心欢喜想着“自己养的傻儿子终于长大了”的叉骨北京瘫在床上。

十几分钟后,冬兵端着一个玻璃碗走进了卧室。

“你的香蕉船。”

叉骨低头一看:“你这香蕉船怎么只有冰激凌?”

“咱家没香蕉了。”冬兵撇撇嘴,“吃不吃?冰激凌要化了。”

叉骨别过头...

又是一个梗...

“很多人很多事,一转身就是永别。”

所以冬兵在作战的时候,总是会回头看看叉骨还在不在他身边。

所以冬兵在被冷冻前,总是会抬头看看叉骨还在不在他冷冻柜的旁边。

所以冬兵在被噩梦惊醒的时候,总是会习惯性的身处钢铁的手臂,摸摸那个坚持睡在他左边,在西伯利亚的寒冬里给他捂铁手的男人还在不在那里。

所以...所以冬兵一直是叉骨的冬兵啊...

但是那天叉骨看着被洗脑的冬兵,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的时候,冬兵知道一切都不会是原来的模样了。

他以为这是永别。

于是他选择变回Bucky。

尼日利亚的爆炸案发生的那天,Bucky从购物中心的大屏幕上看见了现场的视频。

那个袭击者的身影,有那么一点眼熟...

一个莫名的梗

有一天冬在被解冻的时候,叉趁着冬没醒,偷偷的拿黄色染料把冬胳膊上的红星涂成了黄黄的月牙。
冬醒了看到后一脸懵逼。
叉告诉冬说:“海底月是天上月。”
冬还是不懂,但是选择接受这个奇葩的黄月牙(?)。不过后来出任务的时候嗨爪又把黄月牙给涂掉了(毕竟关乎嗨爪的形象orz)
后来叉死在洞察计划里,冬回归复联。有一天他刷推特的时候突然发现这句话还有下半句:“眼前人是心上人。”
冬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很久。回忆叉。
从那天起,冬日战士的左臂上少了一颗红星,多了一弯月亮。

莫名其妙的就有了这个梗orz...
有点悲伤又有点喜感
最后附上张爱玲的原话吧: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向来心是看客心,奈何人是剧中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ABO最完美的解释没有之一!
[没错这是我们班群
[没错我们这是在讨论要怎么玩小说接龙的游戏
[没错后来我们还在讨论双A和双O
[没错我们都是纯洁美好的小姐姐们
😂

【冬叉】Right Here Waiting

回圈
文力已经彻底丧失,不知道该怎么捅刀了orz...
求轻喷🙈

_________________

冬兵推开了卧室的门。

一阵呛人的烟雾从狭小的房间内逸出,令冬兵忍不住咳了一声,不禁怀疑那个男人是不是不小心把自己的床单点着了。

不过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那个冬兵寻找了半年多的男人正好端端的坐在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床上,一对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幽深无比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冬兵的方向。

“Rumlow...”冬兵轻轻的叫了一声男人的名字。

“Winter.”男人简单的回应道,沙哑的嗓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
屋里的烟已经从打开的门里散尽了,但在屋顶那盏不知多老的白炽灯的灯光下,冬兵还是没法看清男人的...

【冬叉】相思鸟 ABO

Summary:据说这世间有一种鸟,一只鸟死去后,它的伴侣会独自抚养大它们的孩子,再以死殉情。

__________________

我又做噩梦了。

梦里的爸爸被一个看不清脸的Alpha压在床上,他奋力挣扎,但他的挣扎渐渐无力。那个Alpha摁住爸爸,粗暴的撕碎了他身上的衣物,随后凶狠的插入了他。

我在梦里听见了爸爸的尖叫。

随后便是令我面红心跳的拍打声和水声,夹杂着爸爸粗重的喘息和愈发甜美的呻吟传入我的耳中。我试图逃离,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梦。

我听见爸爸的声音渐渐变了调。他好像在叫着一个人的名字,但这声音掩藏在他的喘息里,我听不清他在叫谁。爸爸不会是在叫我的Rollins叔叔吧...

大概是...点梗?

占tag抱歉

类似于你给关键词 我来写小刀[并不]的游戏
这么冷的天不吃刀子怎么行呢
所以我们就开始点小刀吧hhh

CP是冬叉或者豹泽[豹泽实在太冷而且叫法不一所以占了角色tag抱歉抱歉...]

关键词不限 要是点糖的话点的时候注明一下 要不然就一律写小刀了哦~~

其实一切的起因只是因为我想写一个类似于“丸子的刀具摊”一类的东西 但是脑子里没有合适的虐梗...就...跑来占tag点梗...

现在还欠 @sunny->_< 一篇双雇佣兵生贺 平常也比较忙 所以点梗可能拖的时间比较长...而且我的文力...很差...所以...希望可以有人信任我来点文啊wwwwwww

[没有人可...

1/5